您所在的位置: 法律快车 > 北京律师 > 靳双权律师主页 > 律师文集 > 文集详情
律师信息

北京房产律师——被继承人生前赠与子女但未过户的房屋算遗产吗

作者:靳双权律师 发布时间:2021-11-09 浏览量:0

原告诉称

李某芳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要求依法分割位于北京市朝阳区1号房屋(以下简称涉案房屋),要求涉案房屋归李某国所有,李某国向李某芳支付相当于涉案房屋市场价值15.18%的折价款(李某芳主张涉案房屋市场价值为708万元)。

事实和理由:李父与李母系夫妻关系,二人育有三个子女,分别为李某芳、李某国、李某丽。李某国与王某珊系夫妻关系,二人育有一子李某文。王某珊与王某辉系姐弟关系。李母于1999年10月9日因死亡注销户口,李父于2013年2月21日去世。李父与李母均未留下遗嘱。原北京市朝阳区6号房屋为李父与李母生前购置的房屋,系夫妻共同财产。

2009年,6号房屋拆迁,李父作为被拆迁人与北京F公司签订拆迁安置合同,安置房屋为涉案房屋,安置人为李父、李某国、王某珊、王某辉、李某文。根据拆迁政策,涉案房屋在安置、购买过程中使用了原有房屋的等面积置换,经计算,李父与李母对涉案房屋享有31.94%的份额,李父作为被安置人亦对涉案房屋享有16.63%的份额。现李父与李母均已去世,该二人对涉案房屋所享有的份额应当作为遗产予以分割。故诉至法院,望判如所请。

 

被告辩称

李某国、王某珊、王某辉、李某文共同辩称,原有住房面积是39.05平方米,由李父与李母共同所有,每人享有一半份额,由于李父生前将属于自己的份额赠与了李某文,因此本案只能分割李母所享有的一半份额。李母去世后,其第一顺位继承人为李父、李某芳、李某国、李某丽,每人应享有4.88平方米的份额。涉案房屋是李某国、王某珊共同购买,与老人无关,因此应当按照2009年拆迁时房屋的单价计算补偿款数额。涉案房屋是旧房改造项目,是政府的福利售房,李某国是按照福利价格购买的,李某芳主张按照市场价值来分割房屋,没有任何依据。李母于1999年去世,李某芳本次起诉已过诉讼时效。2013年,李父去世后,李某芳当时没有提出分割涉案房屋,应视为李父的遗产已经处理完毕。

综上,涉案房屋是李某国个人财产。如法院经审理认为涉案房屋存在王某辉的份额,王某辉同意将自己的份额赠与李某国。如果法院判决实物分割,李某国、王某珊、王某辉、李某文要求涉案房屋归李某国、王某珊、李某文共同共有,内部不区分份额。

李某丽辩称,如果法院经审理认为涉案房屋存在李父与李母的遗产,李某丽同意将自己应继承的份额赠与李某国。其他意见同李某国、王某珊、王某辉、李某文。

 

本院查明

李父与李母系夫妻关系,二人育有三个子女,分别为李某芳、李某国、李某丽。李某国与王某珊系夫妻关系,二人育有一子李某文。王某珊与王某辉系姐弟关系。李母于1999年10月9日因死亡注销户口,李父于2013年2月21日死亡。

1996年6月30日,李父取得6号房屋的房产所有证。

2009年12月21日,F公司作为甲方与李某国作为乙方(购房人)签订《北京市朝阳区危旧房改造就地安置合同》。

2013年1月4日,F公司作为甲方与李某国作为乙方签订《北京市朝阳区危旧房改造购房合同》。

经询,涉案房屋尚未办理产权登记;涉案房屋现由李某国、王某珊、李某文共同居住使用。

李父于2011年12月11日立有代书遗嘱,

庭审中,李某芳称尽管《遗嘱》内容是李父本人意愿,但由于李某文并非法定继承人,故该《遗嘱》实为遗赠,根据相关法律规定,受遗赠人应当在知道或应当知道受遗赠之日起60日内向其他继承人表示接受遗赠,逾期不表示,视为放弃遗赠。李某文当时年仅六岁,作为无民事行为能力人,其继承权及受遗赠权应当由法定代理人代为行使,据李某芳了解,李某文及李某国从未向李某芳表示过李某文接受李父的遗赠,故应视为李某文放弃遗赠。

 

裁判结果

一、位于北京市朝阳区1号房屋归被某李某国、王某珊、李某文共同共有;

二、被某李某国、王某珊、李某文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共同给付原告李某芳折价款80000元;

三、驳回原告李某芳的其他诉讼请求。

 

房产律师靳双权点评

继承从被继承人死亡时开始。继承开始后,按照法定继承办理;有遗嘱的,按照遗嘱继承或者遗赠办理。遗产按照下列顺序继承:第一顺序:配偶、子女、父母。第二顺序:兄弟姐妹、祖父母、外祖父母。公民可以立遗嘱将个人财产赠给国家、集体或者法定继承人以外的人。受遗赠人应当在知道受遗赠后两个月内,作出接受或者放弃受遗赠的表示。到期没有表示的,视为放弃受遗赠。无行为能力人的继承权、受遗赠权,由他的法定代理人代为行使。代书遗嘱应当有两个以上见证人在场见证,由其中一人代书,注明年、月、日,并由代书人、其他见证人和遗嘱人签名。

本案中,6号房屋系李父与李母婚后购买,故法院认定涉案房屋系李父与李母的夫妻共同财产。现各方均认可2011年12月11日李父所立《遗嘱》的真实性,不持异议。

关于李某芳主张的李某文未在知道受遗赠后60日内作出接受遗赠的表示,故应视为放弃受遗赠,在李父立下《遗嘱》时,李某文年仅六岁,系无民事行为能力人,李某国作为李某文的法定代理人应明确知晓李父所立《遗嘱》情况,故李某文作出接受遗赠表示的起算时间应当自李父死亡之时开始计算。对于如何理解“作出接受遗赠的表示”一节,意思表示的方式分为口头形式、书面形式、推定形式及沉默形式等。推定形式是以有目的、有意识的积极行为表示其意思的形式。换言之,行为人虽然没有口头或者书面的表示,但可以通过其积极行为推定其内在的意思。李某国及李某文自李某国2009年购买涉案房屋后,便一直居住在涉案房屋内,应推定为李某文通过其积极行为作出了接受遗赠的表示。

综上,法院认定李某文接受了李父的遗赠,李父对涉案房屋享有的份额应当归李某文所有。

涉案房屋系李某国出资购买,应认定为李某国的个人财产。因涉案房屋在计算房价时,考虑了原住房建筑面积因素,故李母对6号房屋所享有的份额所转化的安置房屋利益,应当作为李母的遗产予以分割。法院结合李某国购房时使用的原住房建筑面积情况、购买涉案房屋时的房屋市值及涉案房屋现值等因素确定李母的遗产数额。因李母未留有遗嘱,故对于李母的遗产应当按照法定继承的方式由其继承人李父、李某芳、李某国、李某丽继承。现李某丽表示如果法院经审理认为涉案房屋存在李父与李母的遗产,其同意将自己应继承的份额赠与李某国,不持异议。李某国、王某珊、李某文主张涉案房屋归其三人共同共有,内部不区分份额,亦不持异议。

李母去世后,李父、李某芳、李某国、李某丽作为其法定继承人均没有表示放弃继承,依法应视为均已接受继承,李母的遗产属各继承人共同共有,在当事人诉请享有继承权并主张分割遗产的纠纷案件中,应参照共有财产分割的原则,不适用有关诉讼时效的规定,故五被某抗辩李某芳本次起诉已过诉讼时效,不予采信。

 

 


靳双权律师

靳双权律师

服务地区: 北京-北京

服务时间:8:00-21:00

律所机构: 北京市东卫律师事务所

134-2603-7149

在线咨询